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完本书 > 穿越历史小说 > 北颂最新章节

第750章幕后黑手

北颂 | 作者:圣诞稻草人 | 更新时间:2022-05-14 15:40:51
推荐阅读:抗日之暴力军团南宋第一卧底抗日之特战兵王权力巅峰抗日之陆战狂花抗日之浩然正气苏厨策行三国中华第四帝国唐朝好地主

  由完本书网提供的《北颂》的“第750章幕后黑手”,请谨记完本书:http://www.wanbens.com。


李太妃闻言,脸色缓和了三分,宫中前后发生了两起一尸两命的事情,眼下陈美人有孕在身,不得不防。

陈美人担忧自己的安全,担忧肚子里龙种的安全,倒是在情理之中。

她身边的宦官和宫娥都是伺候了她许久的人,许多人已经成了她的心腹,她强留下心腹在身边照看着自己的安危,倒是说得过去。

李太妃沉吟了许久,看向了寇季。

她大概是希望寇季能给她一个满意的解决办法。

只是寇季盯着她没有开口。

她眉头略微一皱。

杨太妃在一旁突然开口道:“妹妹,不如就将陈氏接入到你的宫里,由你宫里的人照看。陈氏宫里的人就暂且交给寇枢密,让寇枢密拿回去交差。”

李太妃略微愣了一下,觉得杨太妃说的有理。

陈美人担心她宫里的人换了以后,自己不安全,那可以暂时住在她宫里。

在她眼皮子底下,有她盯着,陈美人的安危倒是不用担忧。

寇季明显是不拿人不甘休,她虽然能用身份镇得住寇季,但寇季背后站着赵祯和满朝文武。

寇季现在的态度,就是赵祯和满朝文武的态度。

她终究不是太后,还镇不住赵祯和满朝文武。

李太妃沉吟了一会儿后,道:“那就让陈氏暂时住在哀家宫里。有哀家盯着,哀家倒是要看看,谁敢在哀家眼皮底下做手脚。”

陈美人听到了李太妃的话,眼中略微有些慌乱,她急忙道:“娘娘,臣妾还是想住在自己的宫里……”

李太妃的眉头一瞬间橫了起来,瞪着陈美人道:“怎么?哀家的话你也不听?”

李太妃有发怒的征兆,陈美人不敢触怒李太妃,只能屈服的垂下头。

李太妃见此,哼了一声,吩咐身边的两个嬷嬷带着陈美人离开。

临走的时候,李太妃盯着寇季冷声道:“你查案归查案,别伤了人性命,若是伤了人性命,哀家饶不了你。”

寇季不卑不亢的道:“若是奴婢们自己取死,臣可拦不住。”

“哼!”

李太妃重重的哼了一声,让人扶着她离开了陈美人的寝宫。

寇季等李太妃带着人离开了以后,对身后的侍卫和宦官们吩咐道:“抓人!”

侍卫和宦官们一拥而上,将陈美人宫里的宫娥和宦官尽数抓获。

寇季让侍卫和宦官们带着陈美人宫里的宫娥和宦官到了韩美人宫里。

陈琳就守在韩美人宫里,见寇季将陈美人宫里的人尽数抓了回来,赶忙迎上前,追问道:“可有收获?”

寇季一边吩咐侍卫和宦官们将陈美人宫里的人送进韩美人寝宫,一边对陈琳道:“审都没审,怎么可能会有收获?”

陈琳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蠢话,但他脸上毫无尴尬的神色,他盯着寇季继续问道:“人依照你的吩咐抓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动大刑吗?”

寇季瞥了陈琳一眼,道:“官家将此事交给了我,又不是你,你问这么多作甚?”

陈琳听到这话,并没有生起,只是在一旁咬着牙道:“咱家想尽快查出那个在背地里捣鬼的人,然后好好的惩治他一番。

敢对官家的子嗣动手脚,咱家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寇季理解陈琳的心思,但是没有附和他的话,而是问道:“官家此前不是已经召武德司的人入宫了吗?武德司的人在宫里,就没有收到一点风声?”

陈琳脸色有些难看的道:“武德司的人才入宫不久,各宫娘娘早有了自己的心腹,武德司的人很难混到她们身边。

所以武德司的人探听到的消息十分有限。”

寇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陈琳道:“武德司的人既然一点儿风声也没有收到,那么这桩案子,就只能靠我们自己。

你让人封了韩美人的寝宫,让那些宦官和宫娥先在里面饿着。

我去见一见妻妹,她此前是官家的嫔妃,跟其他的嫔妃也有往来,她应该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内情。”

陈琳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点头答应了寇季的吩咐,并且派遣了一个宦官带着寇季去见向家小妹。

向家小妹在此前郊祭的时候,因为在路上误了时辰,被从嫔妃降位到了宫中女官,如今在宫里的洗衣坊做管事。

寇季到了宫里的洗衣坊的时候,就看到了向家小妹穿着一身简单的素衣,正坐在水井边上洗衣。

寇季略微皱了一下眉头,迈步走了上去,轻声呼唤。

“小妹……”

向家小妹听到了熟悉的呼唤声,身躯略微一僵,回过头,看到了寇季愣愣的道:“姐夫……”

寇季看着向家小妹,心里感慨万千。

昔日初见向家小妹的时候,向家小妹可是一个妥妥的小魔女。

入宫不过数载,一个小魔女,就被磨成了一个平常的不能在平常、温顺的不能再温顺了的女子了。

寇季不满的道:“你不是宫里的女官吗?洗衣服的事情,你指示其他的宫娥去做就是了,为何要自己动手。”

向家小妹擦拭了一下手,缓缓站起身,轻笑道:“姐夫不必动怒,洗衣的差事是小妹自愿接下的,不是别人强迫的。”

寇季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向家小妹轻声解释道:“被发配到洗衣房里的人,大多都是可怜人。她们一个个在洗衣房待久了,多少都有一些病症在身。

小妹不忍心驱使她们一群身患重病的人,所以就主动接下了她们的差事。”

洗衣房,绝对是宫里最恶的去处。

夏日还好。

冬日的时候要用凉水洗衣,在没有一定的保暖措施的情况下,各种病症随之而来。

但凡是在洗衣房里待的时间长的人,几乎身上都会患上病。

寇季以前只是听说过,并没有见过。

如今到了洗衣房,听到了向家小妹的话,再结合那些虚掩的房门里频频传出的咳嗽声,他总算明白了洗衣房到底有多恶。

寇季皱着眉道:“过几日,我找陈琳给你换个去处。”

向家小妹听到寇季这话,缓缓摇头,她冲着寇季笑道:“此处挺好的,苦是苦了一些,但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

大家依偎在一起,相依为命,反而多了一丝温情。”

寇季皱着眉头准备开口劝谏,去听向家小妹继续道:“后宫可不是姐夫能轻易涉足的地方,姐夫如今能来看小妹,想必是有事要问小妹……”

说到此处,向家小妹对寇季微微一笑,道:“刚刚听人说,韩美人遇害,一尸两命。姐夫来找小妹,是不是想从小妹口中探听一些消息。”

寇季沉声道:“此处并不是说话的地方。”

向家小妹闻言略微一愣,“那姐夫随小妹到房里……”

向家小妹带着寇季到了洗衣房的一间厢房内,请寇季坐下以后,为寇季沏了一壶劣茶,脸上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宫里的好茶,都紧着官家和各宫的娘娘们在用,小妹这里也没有什么好茶可以招待姐夫的。”

寇季摆手道:“无妨……”

向家小妹细心的为寇季斟上了茶,寇季略微品了几口,开门见山的问道:“韩美人遇害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向家小妹略微摇头道:“小妹如今只不过是宫里一个小小的女官,韩美人遇害的事情,小妹并不知情。不过韩美人跟谁有怨,小妹倒是知道一二。

各宫娘娘们,谁跟谁关系好,谁跟谁关系不好,小妹也略知一二。”

寇季沉吟道:“你的意思是,韩美人在宫里有仇家?”

向家小妹叹了一口气道:“在这宫里当嫔妃的,谁没有仇家。有时候多喝一口水,都可能跟人结仇。在这宫里,就要小心翼翼的做事,如履薄冰的行走,才能活得长久。”

说到此处,向家小妹一脸感激的看着寇季,道:“小妹初入皇宫的时候,倒是因为说错话,得罪了不少人。但宫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姐夫,所以没几个人为难我。

陈公公、皇后娘娘,看在你的面子上,多番照顾我。

若非姐夫,小妹恐怕活不到这个时候。”

寇季沉声道:“都是一家人,何须如此客气。你是我妻妹,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当初岳祖父尚在,向家的人送你入宫,我也阻止不了。

如今向家已经失去了权势,你的命运也不会再被他们左右。

你且在宫里稍住一些日子,照顾好自己。

过些日子,我想办法让官家放你出宫。”

向家小妹闻言,笑道:“姐夫的心意,小妹记下了。只是小妹曾经是官家的人,纵然出宫,也没有人敢娶我。

小妹一辈子待在宫里,也挺好的。”

寇季皱起了眉头,喝斥道:“胡说八道,你年纪尚幼,官家又没动过你,也从未拿你当嫔妃看过。你出了宫以后再嫁有何不可?”

向家小妹失笑道:“官家跟你亲近,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以不计较此时,可满朝文武呢?世人呢?我虽然是完璧之身,但终究是做过官家的女人。

官家的女人,又岂能嫁于旁人,满朝文武不会答应,世人也不会答应。

官家如今英明神武,维护官家的人多不胜数。

小妹离了宫,若是再嫁,必然受千夫所指。

夫家不会为小妹出头,娘家肯定会想方设法的避开小妹,唯有姐姐和姐夫会照顾小妹一二。

但小妹已经给你们添了许多麻烦了,又怎么能给你们添一辈子麻烦。”

向家小妹这话是笑着说的,但寇季从中听出了浓浓的哀伤。

寇季听到了向家小妹的话,略微有些心疼,但脸上却笑呵呵的道:“胡说……你姐夫我如今好歹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岂能护不住你一个小女子。

你若害怕出了宫以后被千夫所指,那我就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让你嫁人生子,富足安康的过一辈子。”

向家小妹略微一愣,低声道:“普天之下……”

不等向家小妹把话说完,寇季就瞪起眼道:“胡说,天下大着呢。朝廷管不到的地方,多到你数不过来。”

向家小妹沉吟了一下,“姐夫真的可以找到朝廷耳目看不到的地方?”

寇季郑重的点头。

向家小妹咬牙道:“姐夫可否将洗衣房的姐妹一起救出去?”

寇季略微皱起了眉头。

从宫里捞人,本来就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寇季捞向家小妹出去,还要受人指责,再捞别人,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向家小妹见寇季皱起了眉头,似乎看出了寇季的心思,她赶忙道:“她们不会让姐夫白白搭救她们的,她们多是宫里的老人,宫里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她们都知道。

小妹在宫里待的时间不长,能提供给姐夫的线索有限。

但是她们能提供给姐夫的东西,超乎姐夫的想象。

小妹知道的一些宫里的消息,也是通过她们口中打听到的。”

寇季听到这话,略微沉吟了一会儿。

向家小妹赶忙解释道:“小妹并不是贪得无厌,也不是为难姐夫。实在是她们太过可怜,即便如此,她们仍旧明里暗里照顾着小妹。

她们对小妹的恩情,小妹不能忘。

如今有逃生的机会,小妹也不能弃她们于不顾。”

寇季沉声道:“她们真能给我有用的消息?”

向家小妹赶忙道:“别人我不敢保证,但是有一个人绝对有你想要的消息。”

“谁?”

“梅姑……”

寇季沉吟了一会儿,沉声道:“那你叫她们过来,她们提供的消息若是足够让我保住她们的命,我自然会设法搭救她们一二。”

向家小妹郑重的点头。

她出了房门,去招呼那些洗衣房的人。

寇季则吩咐随他而来的宦官去守住洗衣房的大门。

寇季回到房里没多久以后,向家小妹就带着一群老弱病残到了房内。

向家小妹说她们是一群可怜人,她们还真是一群可怜人。

一个个脸上没有多少血色,瘦骨嶙峋的像是个骨头架子。

她们身上多有病症,有人一直捂着嘴在咳嗽,也有人走起路来都不太方便。

向家小妹所说的梅姑,是一个五旬上下的老妇人,眼眶里空荡荡的,没有眼珠。

宫里采女是十分严苛的。

但凡是送进宫里的女子,无一不是四肢健全的。

梅姑双眼中没了眼珠子必然是被人挖去了。

一众老宫娥们到了房内以后,跌跌撞撞的向寇季施礼。

寇季叹了口气,道:“都这样了,就不用给我施礼了,我也不是那种计较礼数的人。”

宫娥们听到寇季这话,一个个颤颤巍巍的站到了一边。

向家小妹扶着梅姑到了寇季面前。

梅姑盯着一张没有眼珠子的苍老的脸,对着寇季,声音略微沙哑的道:“听向姑娘说,寇枢密肯搭救我们这些奴婢?”

寇季淡然道:“谈不上什么搭救不搭救的,我需要知道一些事情,而你们恰巧知道。你们给我的消息若是令我满意,我自然会想办法让你们离开皇宫。

从头到尾都是一场交易而已。”

寇季将所有的事情形容成一场交易。

梅姑听了不仅没有动怒,反而一脸感激的点点头。

梅姑对寇季道:“寇枢密想知道什么消息,奴婢知道,宫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风声早就传到了洗衣房。奴婢们知道的不多,但多少能帮上寇枢密。”

说到此处,梅姑回头看向了其他的宫娥们,“将你们知道的,都告诉寇枢密。”

梅姑在宫娥们中间似乎挺有威信的,她说完这话,宫娥们齐齐点头。

寇季见此,反而愣住了,“你们这么信得过我?”

寇季只是提出了交易,并没有兑现交易。

梅姑等人在宫里可都是经历了许多尔虞我诈的人,她如此轻信自己,让寇季觉得有些意外

梅姑回过头,面向着寇季,低声笑道:“奴婢虽然在宫里,但是寇枢密的名声和事迹奴婢们还是听说过一些的。

寇枢密虽然谈不上是一诺千金,但是您承诺的事情,几乎都办到了。

更重要的是,以您的身份,还不至于欺骗我们一群奴婢。

所以我们相信您。”

寇季吧嗒了一下嘴,不知道该说啥。

被人信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寇季不知道怎么了,就是高兴不起来。

梅姑见寇季没有再发问,就对那些宫娥们吩咐了一声。

那些宫娥们纷纷凑到了寇季面前,将她们在宫中经历过的一些隐秘,告诉了寇季。

她们说的漫不经心,寇季听着却十分糟心。

寇季知道大宋的宫廷很乱,只是没料到会乱到不堪入目的地步。

宫廷内,各宫嫔妃之间的斗争,几乎到了人人参与的地步。

但凡是宫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能躲得过各宫嫔妃之间的斗争。

为争宠争斗、为固宠争斗、为生皇子争斗‘为一些小小的赏赐争风吃醋。

寇季原以为向家小妹说的多喝一口水都会被人记恨有些夸张,但是听完了宫娥们的描述以后,寇季才知道,向家小妹说的一点儿也不夸张,现实远比向家小妹所说的更加夸张。

两宫的嫔妃,仅仅是因为面见官家的时候,其中一人多带了一朵珠花,就结成了死仇,背后把对方往死里坑,往死里整。

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

寇季听着那是糟心不已。

宫娥们描述的事情很多,其中对寇季有用的信息也有一些,寇季都暗暗记在了心里。

等宫娥们描述完了以后,寇季已经将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记在了心里。

寇季看向了梅姑。

宫娥们提供的信息当中,虽然有寇季需要的,但是并不多,还不足以让寇季查出幕后的人,顶多抓出几个小角色。

向家小妹说过,梅姑手里一定有自己想要的消息。

寇季期待梅姑能给她提供一个有用的消息。

梅姑虽然没有眼珠子,但是寇季看向她的时候,她似乎感受到了寇季的目光,对寇季微微一笑。

梅姑低声对向家小妹说了一句,向家小妹扶着梅姑重新到了寇季面前。

梅姑面对着寇季,低声道:“奴婢知道的消息不多,因为奴婢在很早之前,就被人挖去了双眼,发配到了洗衣房。

奴婢只知道宫里有那么一个人,藏的很深,做过的事情,没有留下一丁点的首尾,所以想抓也抓不到。

奴婢以前无意中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被人派人暗中挖去了双眼。

最初的时候,奴婢都不知道是谁派人挖去了奴婢的双眼,也不知道究竟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

直到张贵妃、韩美人相继一尸两命,奴婢恍惚中才想起自己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被人挖了双眼。”

梅姑说到此处,略微顿了一下。

寇季的眉头早已皱成了一团,他有预感,梅姑口中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他要追查的关键人物。

寇季沉声问道:“是谁?”

梅姑缓缓张开了嘴,还没有开口,门外突然想起了一声惊呼。

“走水了!”

“走水了!”

“……”

寇季脸色一变。

房内的人一脸的惊恐,有种要跑的冲动。

唯有梅姑一脸淡定的道:“来的还真快……”

寇季立马看向了梅姑,追问道:“你知道是谁?”

梅姑淡然道:“你到了洗衣房,提醒了对方,对方想起了奴婢。”

寇季几乎毫不犹豫的道:“走!”

向家小妹扶着梅姑,梅姑却一把抓住了寇季的手,屈指在寇季手里画起了笔画。

寇季一边带着她们往外走,一边感受着梅姑在他手里话的笔画。

等梅姑画完了以后,寇季一脸惊容。

梅姑似乎感受到了寇季的惊容,低声道:“奴婢不死,对方恐怕不会心安。奴婢告诉您的,只是奴婢的猜测,您若是没有实证,万万不可揭穿此事,不然会发生什么事情,奴婢也不敢说。”

“你跟着我,我会保你周全。”

寇季盯着梅姑郑重的道。

梅姑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低声道:“奴婢要是不死,她们就得死。寇枢密保护好她们就行。寇枢密若是真的有心,等奴婢死后,将奴婢的尸骨送回老家。

埋在老家山后的那棵老树下。”
你觉得内容有误?不完本大结局?请告知我们。
北颂最新章节http://www.wanbens.com/zp/256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大唐开局签到,神级熊孩子特种兵:开局抽中燕双鹰三国∶开局投资了秦始皇大唐:我是超级大地主抗战:从平型关大捷开始三国:曹操,请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