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完本书 > 穿越历史小说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最新章节

第759章国公府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 作者:怪诞的表哥 | 更新时间:2022-05-14 15:42:19
推荐阅读:权力巅峰南宋第一卧底抗日之陆战狂花抗日之暴力军团抗日之特战兵王抗日之浩然正气苏厨策行三国中华第四帝国唐朝好地主

  由完本书网提供的《我非痴愚实乃纯良》的“第759章国公府”,请谨记完本书:http://www.wanbens.com。


入了夜。

王珰屋中传出几声对话。

“贫道玉清观碧缥子……贫道不沾红尘俗务请施主自重……罢了,十七年修行因为你一朝尽毁……”

墙角下,张嫂听了一会,无语地摇了摇头。

她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房中,枕着双手看着屋顶,想念着草原的星空。

又过了一会,等整个宅院都安静下来,她换上一身黑衣,从窗户跃出去,一路小心翼翼来到一间破庙。

“该死,济南城巡查太严了,差点就被官差盯上……”

塔娜正坐在那磨刀,脸色冷冰冰的,用满语叽哩咕噜说道:“你找到机会了没有?我们都在济南呆了四个多月了。”

“哪有机会?那个江随寸步不离跟着王笑。”

提到江随,塔娜眼中就泛起恨意,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道:“那我们先把他做了。”

张嫂摇了摇头,道:“干掉他的话,王笑必定更加警惕,等我再想一想。”

塔娜不耐烦起来,骂道:“等等等,天天都在这里瞎耗,跟一群傻子一样。娘娘怎么就派了你这么怕死的人来?”

“我怕死?要不是我按耐得住,你们现在就和弥尔达那个蠢货一样死光了!”

“死光了才好,你反正克死了你汉子的正好下去陪他,省得在这里浪费我的时日。”

张嫂反唇相击道:“长不大的臭侏儒一个,你有再多时日也就是这个鬼样子。”

塔娜大怒,暴喝一声,手中的匕首就向张嫂丢去。

“去死!”

张嫂回身一闪,险而又险地躲过,脸色不悦,大骂道:“娘娘可是交代过,这次出来听我指挥,再敢动手,我杀了你。”

塔娜恨恨瞪着眼,悻悻骂道:“又没机会,你跑来干嘛?跑来气我吗?!”

张嫂皱了皱眉,脸色郑重起来,道:“我探到消息,瑞朝派了使节和楚朝议盟。”

塔娜蹲在地上,眼神冷冷的,也不回答。

“我这些日子观察下来,王笑其人不简单,很可能就要同意与瑞朝的结盟,这样一来,对睿亲王攻取中原的计划不利……”

“关我们屁事。”

“我们身为大清……”

“我们是杀手,又不是细作。”塔娜冷冰冰道:“娘娘又没吩咐我们打探消息。”

她眼睛向上翻着,不悦地盯着张嫂,又道:“你少做这些没用的事,怎么?在那白脸小崽子家里吃了几顿好饭,还以为自己能掺和国事了?”

张嫂道:“你不懂,我隐藏在王珰身边,所获不小。你别看他傻乎乎的,他身份不低,和济南官员都结了善缘,王笑的许多政令他都是最先得到消息。我通过他能拿到不少这边的情报,知道王笑在做什么……”

“蠢猪!娘娘让人做这些了吗?多想想把王笑掳回去。”

“你这只猪,要是我们掳不到王笑。回了盛京,这些消息能保我们的命。”

“你这只猪才捉不到王笑!”塔娜骂道,咧了咧牙齿。

张嫂不理会她,转身向仅剩的九个手下吩咐道:“你们去把瑞朝的使节高兴生做了……”

~~

虢国公府。

虢国公府如今还叫‘虢国公府’而没有改名叫‘莱国公府’,显然是因为王笑没把南京城的小皇帝周昱放在眼里。

当然,按照他和郑元化的协议来说,这种态度很不道德。但王笑不道德的事做的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一两件。

“高兴生已派快马传信回燕京,想必你父皇的旨意三天左右便能下来。”王笑道:“到时你便是瑞朝使节。”

唐芊芊笑道:“你怎么这么确定?”

“你父皇和师父肯定明白我的意思,要想结盟,我信不过别人,只信得过你。”王笑悠悠道:“你看,你在瑞朝没了兵权、没了官职也无妨,有我在山东为你的外援。眼下这时候,你皇父只能倚重你,唔,以后让他封你当个女太子好了。”

“你少来,眼下义父是没办法才只能重用我。但等到战事一停,就因为我和你的关系,他定要第一个削我的权。”

王笑沉吟道:“战事一停……你们眼下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认为自己能驱退建奴,我若是你们,现在就要做好固守关中的准备。”

唐芊芊轻叹了一声,道:“岂有那么简单,东征攻克燕京,瑞朝人心振奋,一旦这个成果被摧毁,民心士气将比东征之间还要远远不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天下不是那么好争的。”

王笑说着,盯着眼前的公文,又沉思道:“我要与瑞朝结盟,济南百官居然没什么人反对。”

“这不好么?”

“不是不好,而是有风险。”王笑道,“你看,我现在基本上就是一言堂。定下了主张,没人反对,只有执行,这很有效率,但若说坏处……其中藏着大风险。”

“我的决定不可能永远都是对的,天下之争,一个小错误就可能万劫不覆。就比如现在,我要和你们结盟。倘若派出大军北上,而你们瑞朝已决意撤出燕地,那我的大军就非常危险。这样大的决策,满城上下居然没有一人反对,让人不安啊。”

唐芊芊拿起案上的公文翻了一会,拿出一张,道:“还是有的。”

“罗德元的?”王笑沉吟道:“我在考虑把他放在纪察处还是军察处。”

“若论轻重缓急,还是放在军察处为宜。”

“也好。”

“那纪察处你打算用谁?”

王笑想了想,道:“一开始并没有适合的人选,但是昨天多亏了花枝,让我想起一人……范学齐应该可以。”

“不适合吧?”

“适合的,他看起来谁都不得罪,处事却有分寸、性子也有韧性。用这样的人,虽说一开始不能震慑贪官污吏,却能理清纪律,让人服务。当然,对他而言也是考验,反正也没别的更适合的人选。”

唐芊芊轻声埋怨道:“最后再帮你处理几天分文,以后你自己找个文吏。”

说着,她提笔替王笑把这事记下了,又沉吟道:“那这海贸司的人选……”

王笑想了想,道:“白义章。”

“呵。”唐芊芊轻笑了一声,“这可是贬职,你这样可对不起长辈。”

“贬职就贬职,我给他一个光明正大捞钱的机会,让他一展所长也好……”

两人便这般坐在烛光下处理着这些公务。

到后来,王笑搂着唐芊芊,嗅着她的头发,轻声道:“你若是回了燕京,这些事也没人跟我商量了。”

“哪里就会没有。”唐芊芊道:“你手底下文臣如雨,武将如雨呢。”

“傅先生埋头内政,不涉军情权谋;钱承运私心太重;我大哥有些迂腐;二哥为人讨厌;吴培擅实务却略失格局……若论能与我相得益彰,狼狈为奸的,还是只有你。”

“呸,谁与你狼狈为奸。”唐芊芊轻骂了一声。

王笑道:“你不回燕京可以吗?”

“笑郎啊,我不能在这种时候丢下他们不管。而且,若我不在燕京看着,万一朝中有人要撕毁盟约、对你北上的大军不利又如何是好……此次我若逃了,往后陪在你身边又岂能安心?”

唐芊芊说到这里,笑了笑,又道:“你就当我心机极深,怕你不肯真心结盟,故意跑回燕京让你着急。”

王笑道:“好吧,这次我打算亲自带兵北上……”

“不可!”

唐芊芊一急,转过身看着王笑道:“你不可亲自去。”

她有些焦急,语气便不像平时镇静自若,想了想才整理出理由,道:“济南没有你坐镇不行,还有皮岛也须你调度……你一旦离开济南,难保南京不会再生事端,总之……总之你不能去……”

王笑道:“你听我说,此事我是考虑过的。问题在于,我不去,实不知还能派谁去……我麾下将领虽能,能独当一面的却少。真正能让我放心的,也只有秦副帅一人,但他年迈残躯,戍守一方可以,再次行军未必却能吃得消。

其他人选……秦山湖、秦山渠、林绍元、刘一口、小柴禾等人勇猛有余,计略不足;杜正和我不放心;耿叔白缺少大战历练;史工资历不足,小仗可以,难领大军;秦山河本是大帅之才,身负污名只能在关外为战;至于玄策他们这些年轻一辈,更缺火候。”

他说到这里,抬起头叹息道:“当时如果不是我反复叮嘱,张永年也许不会战死,他要是还在就好了……”

唐芊芊伸手按了按他的眉头,低声道:“你别不开心了。”

王笑轻轻一笑,叹道:“啊,还以为你会说出更聪明的话安慰我。”

唐芊芊倚在他肩上,难得有些小女孩的任性语气,道:“反正我就不许你亲自去。”

“再想想吧。”

“嗯,人家过些时日便要走了,你不许叹气。”

“哦。好吧。”王笑道,“说些开心的,我已经让三军整备了,只等议盟成功,便有五万精兵随你北上,让唐中元封你当女太子。”

“嘁,才不要当太子。”

……

过了一会,唐芊芊嗔道:“你别弄我,一会公文批不完了。”

“批不完就慢慢批。”

“讨厌,下次别让我坐你腿上……还有,秦小竺今天可是警告过我们,子时一到她就要过来赶我的。”

“她哪有说要赶你……”

随着远处一声梆子响,子时一到,果然秦小竺就跑到书房外面探了探头。

秦小竺目光看去,只见书房内唐芊芊与王笑正相对而坐,一副认真公务的模样。

她微有些失望,大概是觉得自己没能捉到奸。

但仔细一想,她觉得自己也并不想捉到奸。

“秦将军来了。”唐芊芊转头看了一眼,扬了扬手里的公文,道:“稍待片刻,下官处理好这份文书便告退。”

秦小竺背过手,有模有样地点点头,道:“江大人请便,卑职只是奉公主之命前来护送驸马歇息。”

明面上,两人都是军处机官员,秦小竺兼领公主府的亲卫统领,因此有了这场煞有其事的对话。

虽然完全没必要,但秦小竺觉得这样自己底气能足一些。

偏偏唐芊芊又笑了笑,表情像是在陪小孩子玩闹。让秦小竺又有些恼怒起来。

——哼。

于是秦小竺在王笑旁边坐下,看着桌案上的公文,有些表现一下,偏偏又不懂这些事。只好扁了扁嘴,盯着唐芊芊。

“咦,这么一看,她扮男装也还是好漂亮啊。感觉她脸蛋也太嫩了吧……”

想到这里,秦小竺摇了摇头,暗骂自己不已。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秦小竺,她可是淳宁的敌人……

唐芊芊眼前盯着公文上,仿佛没注意到对面的目光,嘴角却扬起微微的笑意。

案下,她将脚从官靴中拿起来,伸在王笑腿间……

好一会,王笑轻轻“咳”了两声,挪动了一下身子。

他目光看向唐芊芊。

——你把我拱出火又不浇。

唐芊芊有些促狭地笑了笑,用目光看向秦小竺。

——你让她浇啊……

秦小竺没注意到这些,而是挤了王笑一下,道:“你干嘛挤我。”

王笑无奈地笑了笑,向唐芊芊道:“天色也晚了,江大人就留宿在虢国公府吧。”

“这恐怕不妥,下官还是告退吧。”

王笑抬起头,也不说话,目光里大概是‘我想明天早点见到你’之类的意思。

于他而言,唐芊芊要回燕京了,比起别的女孩子,这几天该多陪她一点……

唐芊芊又道:“国公厚爱,下官……”

“行了,别演了。”秦小竺忽然道,“让你留下就留下,济南城里还有建奴细作,大晚上的回去多不安全。”

说罢,又是哼了一哼。

唐芊芊微微失笑,拱手道:“江随谢秦将军厚爱。”

“都叫你别演了。”秦小竺不满地嘟囔道。

她心暗急——气势呢?老子的气势呢,感觉还是被她压住了……

下一刻,唐芊芊突然伸出手,在秦小竺脸上一捏。

“唔,还记得吗?也不知是谁说的,‘芊芊姐,我也想学着当淑女’。”

秦小竺大恼,耳朵一热,恼道:“你干嘛?”

唐芊芊轻笑道:“是你说的,让我别演了。”

“王笑,你看她调戏我……”

王笑一脸无奈,坐在那也不起来。

——她又不止调戏了你……

~~

把唐芊芊安置到客房,王笑与秦小竺手拉手并肩向后院走去。

“哼,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样?”

“嗯?”王笑抬起两人牵在一起的手,道:“是啊,很喜欢拉小竺的手。”

秦小竺眼里微有些得意,嘴上道:“我是说,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样左拥右抱。”

“是啊。”

秦小竺倒是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微微一愣。

王笑停下脚步,揽她入怀,问道:“我看你对缨儿和朵朵没有这么在意,为什么单单对芊芊介意?”

“她不一样啊。”秦小竺道:“她……她会把你抢走。”

“不会的。”

秦小竺歪着头想了想,有些懊恼地叹了一口气,道:“但就是……就是我们……从来就没想要和淳宁争……”

她想说的是类似‘争大妇’的意思,但知道王笑不喜欢论这些,于是就停下来,道:“但是唐芊芊,她不一样的,她……我也说不上来。”

王笑道:“你的感觉是,她没有给淳宁足够的尊重?”

“啊。”秦小竺轻呼一声,“好像是诶。但又好像不是,我就是觉得,你和她,比你和淳宁更亲近。我……就是担心啊。”

王笑一时竟是答不出来。

——秦小竺你担心的很有道理啊,我和淳宁确实不亲近……

话也不好这么说,他低头看向秦小竺,只见她神情微微有些无辜的忐忑,眼睛亮亮的,藏着些担心,显得很真挚,配上那无辜的表情颇为动人。

被唐芊芊拱起的火又上来了……

“秦小竺,我吃醋了啊。”

“啊?”

“你看,你明明更喜欢淳宁胜过喜欢我啊。”

“哪有。”

秦小竺无奈,只好哄王笑,有些碎碎念地道:“我只是怕唐芊芊把你从我们身边抢走嘛,淳宁就很不争气啊,她太不争气了我才担心的。”

王笑想了想,点头叹道:“是啊,她不争气,你得争点气。”

“嗯?”

“对了,我今日得了本好书,你看……”

王笑说着,从袖子中将一本书掏出来,随手翻了一页。

他一副温雅君子模样,举止从容。

秦小竺目光看去,只见月光下他的侧脸俊朗不凡。

然而接着,她目光落在书上,却见一边是一幅春意盎然的图画,一边是一首小词。

“软软柳腰弄弱,小小莲步徐行。浓艳艳脸如桃破,柔滑滑肤似脂凝。纱袖笼尖尖嫩笋……”

“这……”

秦小竺大羞,转身逃开,被王笑伸手搂住。

任她一身武力,也不知为何却是挣扎不开。

“唔,这个动作,我们还没试过呢。”

王笑扬了扬手里的书,也不管什么孤本不孤本的,随手便丢在地上,双手搂着秦小竺的腰。

秦小竺闭着眼,睫毛微微颤抖……

下一刻,她却是忽然想到什么,抬起头,有些天真地问道:“咦,我们为什么每次都背着淳宁?”

“嗯?”

“就是为什么每次做这个都背着淳宁啊?明明是我们三个一起睡觉,但每次都……说,你们是不是还没有……”

王笑微微一愣,道:“你是说,要一起?”

“才不是!”秦小竺脸一红,下意识就挥了挥拳头,道:“我是在问你们俩!你们俩……”
你觉得内容有误?不完本大结局?请告知我们。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最新章节http://www.wanbens.com/zp/246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特种兵:开局抽中燕双鹰三国∶开局投资了秦始皇抗战:从平型关大捷开始大唐开局签到,神级熊孩子三国:曹操,请答题!大唐:我是超级大地主大唐极品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