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完本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演戏最新章节

番外

演戏 | 作者:八十弦 | 更新时间:2022-05-26 01:45:56
推荐阅读:超神农夫谭林万界升级系统从征服火影开始疯狂年代之父辈故事绝路通途大内高手妻子的秘密我和美艳女上司重生之纨绔邪少特战荣耀合集开局拒绝当上门女婿

  由完本书网提供的《演戏》的“番外”,请谨记完本书:http://www.wanbens.com。


【番外】

十月份,在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我来到北京,参加一对新人的婚礼。

对于北京,我全部的印象大概就只有什刹海附近,这全拜这对新人所赐。

-

台上的新人是我的学弟和学妹,他们低我一届,男生是上海人,女生天津人,俩人毕业后一起去了北京。

大学时期我和他们谈不上熟悉,印象中只记得他们特别勤奋好学,当初他们对桃花源的项目特别感兴趣,师兄曾说,如果我不参与的话,他就会去找别人,那“别人”就是他们。

所以两年前,我接到他们的委托电话时,内心是十分不好意思。

他们电话里说,因为我有古建方面的经验,所以想委托我改造北京一个风景区内的老建筑,不知我方不方便。

我便一口答应下来。

那时候我的教授职称已经批准下来,是正式教授,本应前途似锦,但在蔡洁不遗余力的“努力”下,我跪舔校董才得已上位的流言四起。

明面上要承受大量异样的眼神,私底下还要在卫生间也总能听到自己的八卦,总之……过的实在艰难。

挂了电话,我想到学弟学妹小我一岁,已经有了自己的建筑事务所,还接下改造京城建筑这样的委托,再想想自己工作上遭遇的事情,就不免嫉妒。

我不想拿这种女人之间的下三路伎俩去跟梁京澈诉苦,让他出手对付蔡洁。

如果这种事都靠男人出手,那会显得我没本事,好欺负。敌人只有自己亲手打败才痛快。

我仍庆幸学弟学妹的这个委托来的正是时候,我正需要这样的一个大项目展现实力,堵住悠悠众口。

于是很快,我便借此和学校申报了一个“北方古建节能改造设计的思考”课题,这样不但能以正当名义去外地公干,等年末还能算在业绩考核里,还能赚一笔不小的设计费,可以说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

一切安排妥当,我便动身去往目的地,北京的什刹海景区。

改造的是后海沿岸的一小块生活区,不算大,两千平左右的民居统一改造成酒店。

与学弟学妹见面后,我已经难从他们身上寻到半分上学时的影子,彼此言语之间好像也是充满了疏远与淡淡的客气……

不过令我意外的是,他们谈起价钱倒是毫不客气,笑容满面地说对传统古建不了解,交给我全权处理,只要完全按照我的意图放手去做就可以,他们百分百相信我。

这令我有些自惭形秽,原来他们自始至终都是关注在方案上面,真诚而专业,只有我还在想着忆往昔那些虚的,太不专业了。

冲着他们的这份信任和肯定,我在心中暗暗发誓,每一块砖的贴缝,我都要逐根检查!

从意向到改造竣工,这一忙活便过去了整整一年。

而初步验收那天,他们竟然一点毛病都不挑,只问我对自己的设计有没有遗憾。

我自然是没有遗憾的,说完全是按自己的意图设计的,但你们满意吗,客户满意吗?

学弟学妹说,我的满意,就是他们的满意。

在我完全懵比的状态下,他们当天就开心地将设计费用全额付清。

回到上海之后,我的这个研究课题也通过了验收,终于开始在学院内靠实力站稳脚跟。

而他们也再没有联系过我。

就在我逐渐淡忘这件事时,却接到他们的邀请我去北京参加婚礼的电话。

-

喝完学弟学妹敬的酒之后,我放下酒杯,打算再说几句祝福他们的话,看到他们两人脸红扑扑的,我心想,他们真实在,竟然喝真酒。

学妹大着舌头大喊了我一声“学姐!”我吓了一跳,连忙应声,看到她晃着酒杯说:“你,你知道吗……当,当初……”

“喂,侬勿要乱晃好伐,酒都洒在衣服上了!”学弟打断了他老婆的话。

接着他就给老婆擦衣服,周围的人顿时起哄,闹哄哄的,也都没人再关注新娘说了什么。

我见任务完成,也就起身离开了酒店。

回上海的飞机是晚上十点,还有九个小时,我打算去什刹海逛一逛,那里是我唯一熟悉的地方,而且在那可以待到八点钟,打车去机场也比较方便。

下了出租车之后,我无心欣赏碧湖翠柳,凭着记忆很快找到了设计的那家酒店。

满以为能轻松入住,洗个澡,小睡一觉,没想到竟然吃了一个闭门羹!

问问隔壁店铺,老板竟然说这酒店自打建设出来之后,就没开业过!

“……”我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那台阶上紧闭的大门和灰青色的檐顶,完全懵了……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段,开了酒店却不营业?

虽然心中难免有一些失落,但我也没有多逗留,拎包住进不远处的另一家民宿酒店,洗澡,休息,一觉睡到自然醒。

窗外的天刚擦黑,正是后海夜晚最美的时候,柳条拂面,一弯皓月,木吉他声音悠扬,各色酒吧的灯光映亮了钴蓝色的湖水。

十月份的晚上还是满冷的,我拿了一件戴帽子的外套上出了门。

门外,那份宁静已被喧闹取代。

正值国庆,红笼随风轻摇,人声鼎沸。

与这一切的熙攘显得格格不入的,就是我改造过的那处酒店了。

堤岸一整排霓虹流光,唯独那一家酒店黑漆漆的,远远看着,像缺了一颗门牙那么奇怪。

再次经过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望着它感慨,莫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继续向前。

走着走着,我忽然听到了一种奇异的陌生的曲调……

那音乐十分动听,穿透力很强,带些忧郁,孤独。

我忍不住回头一看,竟然有个男生在那酒店门口的第二层台阶上……演奏口琴?

那人面容俊朗,正低着头旁若无人地吹奏,在这熙攘的街头圈出一小块的宁静。

街头演奏口琴,这还真是少见……

我被那好听的曲调吸引,走了过去,站在他的面前听。

下意识地地面上看,想投币,没想到却看到一张A4纸打印出的二维码……我哭笑不得,这是个逗比呀!

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出于礼貌,我还是扫了一下,输入50……想了想,又改成100,便心安理得站着听他吹口琴。

那人也是什么表示都没有,依旧是浑然忘我。

起风了,我身边又站了几个人,有男有女,他们对二维码的收钱形式显然觉得有趣,小声叽叽喳喳。

我觉得很吵,便将外套上的兜帽戴在了头上,遮住半个视野……

就在我感觉世界再度安静下来时,忽然冒出一个声音,“哎,别吹了,走去陪我喝一杯。”

琴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有女人短促的惊呼。

而我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

那声音里的慵懒,不羁,我再熟悉不过……

“令哥!您回国啦!”吹口琴的男生从台阶上一跃而下,穿过围在他面前的听众。

……难道真的是他……

震惊之下,我准备回头去看,却在这心念微动之间,迟疑了。

见他,是不应该的,只会徒增麻烦的……

“劳驾您把那破纸一并拿走!”在我身后的那个声音听上去锵实有力,从未有过的洒脱。

“好嘞!”男生笑着立刻扭头,跑几步捡走地上的二维码,又转身朝看热闹的听众拱手,“感谢大伙儿今个儿捧场!散了,都散了吧!”

我混在人群中低着头散开,走了几步,终于没忍住回头去看……

一高一矮两个背影,走入一个酒吧,在外面的桌椅落座。

我无比确定,那个高个子的人就是傅九。

他的模样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那张祸国殃民的帅脸。只是头发短了一些,也没有穿曾经那些黑色的怪料子衣服,穿一件小立领的赛车手皮夹克,黑色牛仔裤,短靴,前额的头发被风吹得稍有凌乱。

那人原本就满是邪气,这么在夜里看着,更让人不敢靠近。

这时四个服务员,一人抱着六七瓶酒放到他们的桌上,我不禁咋舌,他们喝这么多,不怕酒精中毒吗。

我迟疑了几秒,跟了过去,选了一个傅九背后的桌子,无声地坐下,无声地点了一杯饮料,打算偷听他的现状。

饮料喝了一半,身后的两个男人依旧在瞎聊,闲扯,我也是服气的。

我以为那个吹口琴的男生是傅九相熟的朋友,没想到,他们只是见第二次面。

第一次面是傅九听到他吹口琴,一时听得爽随手给了他一笔不小的小费,没想到再一聊,相谈甚欢,俩人就称兄道弟。

但我毫不怀疑,那个男生并不知道傅九是做什么的。

第二次就是今天。

我惊讶于,世界上真有不需要见面和时间,就能始终存在的友情。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看看手表,不由皱眉,快八点了,该去赶飞机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那吹口琴的男生突然举瓶敬傅九,“令哥,我敬您,谢您罩我!让我有一席之地吹拉弹唱!”

傅九哈了一声,“诚心寒颤我呢。”

“我发自肺腑的啊!”男生着急。

“我现在也只能罩那一亩三分地,你多挪一寸,我都罩不了。”

“谁信呐!”

“锵”地一声,两个酒瓶碰在一起,我听到了咕咚咕咚的吞咽声。

我心想,这家伙,难道还在搞黑社会那老本行?

“令哥您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男生问道

“见一老外,住段时间再说。”

我竖起耳朵,见外国人?他的黑社会产业是做到国外了吗?

“等会儿,你终于决定住店里了?”

“嗯。这么看着那店,跟缺颗牙似的。”

“太好了!”男生笑道。

我捕捉到他们对话里一丝不同寻常,有些异样一闪而过。

“您那古玩生意还成吗?”

“当然成啊,破铜烂铁,一本万利。”

“哈哈,恭喜令哥!注意人身安全!”

“废什么话。喝酒。”

古玩?难道傅九现在开始倒卖古董了?

可为什么那人要他注意安全……

这家伙……就不能干点正经事吗?

接着,我可能知道傅九为什么和这个男生成为朋友了。

那人喝酒的速度,竟和他不相上下。

就在我寻思的一二分钟,他们各自喝光了五瓶。

傅九放下瓶子,道了一声痛快。

男生大着舌头问,痛快?您老哪儿痛?

我扯扯嘴角,收回目光,这么喝不醉才怪。

不过看到傅九过的还好,我就稍稍放心了,正要抬手招人结账,却听到傅九再度开口。

“你说,住在园林里头……是什么滋味儿?”

傅九的声音含混,但我仍旧听清了他的话,心头莫名发慌。

“……园林?那不都旅游景点儿么,您想住那里头?”男生挠挠脸。

“不想。”傅九顿了顿,“就是想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哦……您媳妇儿!”

良久,我都没听到傅九的声音。

“我曾经说过,等她一年。知道她喜欢这些旧房子,特意收了几个老院儿找她来做。可那女人,呵……没心。整整一年,不多问一句。”

男生“啊”了一声,“您是说那酒店是她给改的?可真不赖!……得,我可算明白,您为啥不开张了……”

我僵在原地,无法动弹一下,浑身冒冷汗。

傅九,是那从未开业的酒店的……老板?

“令哥……缘分这东西太玄,其实也就是主动打一招呼的事儿。”

“打招呼?”傅九冷笑一声,“不打。”

男生“呃”了一声,立刻道:“没错儿!不打!住不进她的心里,住在她花了心思的地方,也一样!”

傅九勾手拍了一下那人的头,“说的什么屁话,谁他妈这么想了!”

“我错了令哥!我自罚三瓶!”男生求饶,握起瓶子,又颓然放下,“但是,请容我先去放个水,实在憋不住了!”

背后没有声响了,我稍稍回头,看到男生走后,傅九一个人坐在那里,点了一根烟,望着湖面吞云吐雾。

我咬了咬嘴唇,最终决定结账,无声地抬手招来服务生,对他晃晃账单。

就在我低头扫描二维码付款时,听到傅九的声音,“拿个烟灰缸过来。”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我给这位美女结完帐立刻给您拿去!”服务生态度十分地好,我却不知怎么汗流浃背,手心出汗,指纹怎么都支付不了……我连忙在裤子上蹭去拇指上的汗。

“美女您别着急,慢慢儿来!”那服务生冷不丁开口,却更是让我着急!

我心想,幸好我还戴着帽子。

终于,那该死的指纹锁终于解开了,支付成功后,我起身拎包,刚转身,一条长腿横在过道,挡住我的去路……

一滴冷汗顺着我的额角滑落下来。

那是谁的,我不用转头都知道……

傅九站到了我的面前,一手抄进裤子口袋,一手将我头上的兜帽扯下。

我尴尬地看向别处,直至听到一声轻蔑的笑。

“我今天才知道,人和人之间混得最惨的关系,原来不是分个你死我活。”傅九声音听不出情绪的起伏。

我垂着头,实在不知怎么回答。

刚才我和他的距离不足一米,听着,看着,却故意不见……确实是说不过去。

“你不是真哑了吧。”傅九口气尽是奚落。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最终抬头朝他笑道:“真,真巧啊……”

对视的那一瞬,我愣住……那双微微眯起的桃花眼里,雾醉朦胧,似将这五光十色都吸了进去。

我定了定神,呼出一口气,说道:“其实我正好喝完东西准备结账的……没想到会碰见傅爷……”

傅九上下打量着我,挑眉道:“谁给你惯的这偷听的毛病?”

我再度尴尬,把包换了一只手拎,在背后蹭去手心的汗。

“那个,冤枉的呀,我根本就没有想偷听。我不说话是不想打扰你们聊天的雅兴……真的,我只是走累了,恰好在这里坐下,单纯地喝一杯东西而已……现在水喝完我也该走了,我还赶飞机呢……”

回答我的是一声冷笑,“继续编啊。”

“真的,我只是来参加一个婚礼……”我顿了顿,“就是,我那学弟学妹的。你当初委托他们……”

傅九却没有再说什么,手罩在我头顶,一下将我按回了椅子。

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我的对面,还是刚才的位置,正对着我道:“说说,还听见什么了。”

我想了想,问道:“你现在,做古董生意?”

傅九轻笑,“你听的还真不少。对啊,倒卖古董。倒爷。”

……果然不能期待他有一份正经的工作。

“哦,这样啊……”我抬头看他,“其实我觉得……你好容易活下来,别再做犯法的事了……”

傅九怔住,“我做什么了我?倒卖古董犯法?”

“那个男生不是说你,要注意安全?你是不是倒卖……国家的……那个……”

“你想说走私国宝?”傅九揉揉鼻子看我。

这下换我呆住……“难道不是?”

傅九气笑,“秦筝,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不进监狱,你不舒服?”

我顿时羞愧,“我……抱歉……你都卖过什么古董啊?是收藏品吗?我可以照顾你的生意。”

傅九笑得开心,“不啊,爷主要卖做旧的古董。”

我皱眉,做旧?那不是……

“你卖假古董!?”我大吃一惊,瞪了眼睛。

傅九却哈哈大笑,“废话!不卖假的给老外,难道还卖真的啊?你这女人,能不能有点国家荣誉感。”

“你……”我哑然,看着抱着肚子大笑的傅九。

四周的人纷纷侧目,我满头大汗,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傅九笑够了坐直身体,眼睛看向我的身后。

是那吹口琴的男生回来了,但旋即走了。

这让我一下子冷静下来,想起了身处何地,以及要做的事情。

我看了一眼手表,八点十分……忽然,我的手腕被握住。

“姓梁的这么抠儿啊,戒指也不舍得送你一个。”傅九抬眸看我,挑了挑眉,眼里满是笑意。

我愣了一下,明白之后,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但我知道,我该把一些话,说个清楚。

我凝视傅九,抽回手,强笑道:“下次吧,你什么时候去上海,我和梁京澈请你吃饭。他不说,心里也是很希望见到你的。今天真的不能再聊了,从这里打车去机场至少要五十分钟,我不能再耽搁了。”

傅九直愣愣看着我,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所以,你不是来这找我的?”

我肯定地摇了摇头。

站起身后双腿有些发抖,但我仍旧看着他,认真道:“对不起,其实我一直记得你说的每一句话,也想去你说的那个,生者与逝者界限模糊的地方……但是,我不能那么贪婪。

这个地方真的很美,很像书里说的那种,‘择一城终老,守一人白头’的地方。

但你要守护的那个人,绝不是我,她只是还没有出现。”

风吹乱我的头发,遮住我眼里的不忍。

傅九一语不发,缓缓走近了我,沉声说道:“我真心希望,能如你所言。”

他蹙拢眉心,伸手将我眼前的头发拨开,凝视着我,开口:“我再爱上的人,绝不会像你半分。祝你幸福,但愿我们今生,永不相见。”

他说完,转身走入瑰丽的夜色中,再未回头……

【番外完】


你觉得内容有误?不完本大结局?请告知我们。
演戏最新章节http://www.wanbens.com/zp/241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天荒小说我的极品表嫂唯我独神小说我的合租女主播王博我的极品后宫从超神学院开始开箱就变强万界独尊小说